当世的孟德与云长

图片 5

短道速滑世锦赛转播完毕,坐在酒店不远处的街心花园里看天发呆。旁边有个露天综合训练区,一众保加利亚大壮在那儿撸铁掰块儿。练到极致,脱光上衣,刺青遍布,互相摸摸,比试比试,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忽然就爆发一阵哈哈大笑,身似铁塔,声如洪钟,有点儿《水浒》梁山好汉的意思。

忽然就觉得很有趣儿,我就琢磨啊,您说这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感情,应该是个什么样儿呢?

现在的小朋友们吧,一提到这个话题,总爱说点儿有的没的我听不大明白的,什么污啊耽美啊乱七八糟的,咱不聊那个,咱就说说人性,人性的。

我就觉得吧,男人和男人之间,不光那些传统的兄弟手足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之类的东西,也有很多细腻的小情绪。比如住一个宿舍,俩人说好了一块儿联网打游戏,结果其中一位一不留神就被女朋友逼着陪逛街而爽约,另一个就得说点儿“有异性没人性”之类的,说这话的人难免心里泛点酸,嗯,你们俗称“柠檬精”;又比如说一块儿去打球,本来你们哥俩号称是默契搭档,结果临时组队来了个样样都比你更跟你搭档合拍的家伙,这球打的,赢球固然痛快,但总有那么点儿心里的小别扭,嗯?有没有?不用急着反驳我,自己问问自己有没有——肯定有……还没有呢……

图片 1

这种事儿,你从小到大只要有好朋友好兄弟,都应该经历过一点。很正常,说了嘛,人性的。我想起这个也是因为在保加利亚确实闭塞,这儿不转播NBA,国内那些有版权的网站在这儿也看不了,只能看文字,忽而看到勒布朗·詹姆斯的御用记者文霍斯特写了这么一段:他在全明星周末期间和勒布朗队的球员聊过天,他们表示欧文和KD两人在当时就像‘A
Middle School
Couple’——“我和全明星正赛的勒布朗队的球员们聊天,他们告诉我说,Kyrie和KD在那个周末就如同中学情侣一般,一起吃饭、一起训练…我给你捡球,你给我捡球…我单打你,你单打我。他们在那个周末之后还一起去了迈阿密。”——瞅瞅,如胶似漆蜜里调油啊。我也有前辈家的小朋友在美国上高中谈恋爱了,您想想,正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时段,那劲头儿就是恨不得天雷勾动地火,此处删去15000字儿……所以也不怪我自己瞎琢磨,人的状态就像那么回事儿。

哎对了,那要这么说啊,我问问您,您说勒布朗是更喜欢韦德,还是更喜欢欧文啊?

我知道这个问题一问出来,肯定先会遭到一大波人的鄙视——你看过球吗?这还用问?詹韦的关系那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嘛?再说你刚还说杜兰特和欧文的关系呢……是是是,我知道,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一笔写不出俩亲字儿嘛,这俩人之间的关系我早写过了:詹皇:人生得一韦德足矣,大活儿没完没了翻过来掉过去地说,都说滥了。可就刚刚打完的湖人对凯尔特人的比赛,赛前赛后,听听勒布朗和欧文互相对彼此说的那些话,再来批判我不迟——

图片 2

欧文这么说勒布朗:“我同情他,我是真心的,我同情他。我对他的遭遇感到同情,因为我知道在腹股沟受伤期间,他是有多么渴望上场打球。他们针对他湖人生涯的批评有些不公平,因为他因伤缺席了那么久。你加入了那样一支球队,承担着重任,然后在常规赛中途复出,这很艰难。因为别的球队已经在全力冲刺季后赛,也就是下一级别的比赛。勒布朗知道这个,拉简也知道,但对于Kuz和布兰登·英格拉姆,他在努力教导这些家伙在这个联盟中持续赢球需要付出什么。在勒布朗眼里,成功有着完全不同的定义。对此我很确信。我很确信在他眼中,成功的终极定义就是竞争总冠军。当你过去十多年来都曾进入季后赛争冠,现在却失去了这么做的机会?我同情他。我认为他实现成就的方式绝对是非凡的。我们都了解他是多么一位受到上帝恩赐的天纵奇才,他在篮球领域天赋异禀,他已经多么持久地做到这一切。我想说,纪录就是用来被打破的。我认为,在他看来,得分超越另一位23号对个人成就意义重大。我真的为他感到高兴。”

先“同情”再“为他高兴”,要只是单纯的队友,不用说得这么复杂;别忘了,欧文当初,离开骑士队被很多人认为是“不愿在勒布朗的羽翼下当一个二当家”。在凯尔特人之前输给魔术的比赛后,他自己联系了詹姆斯。欧文透露,他意识到了自己年轻时没有太多理解詹姆斯传递的信息,因为他那时候更多去关注了数据统计和荣誉,并没有看到更大和更全面的事情,同时他也向詹姆斯询问了关于怎样率领年轻球员的事。

对此,勒布朗怎么回应呢?

图片 3

他说:“那个电话意味着什么呢?我想我一直都喜欢凯里,从我跟他见面之前至我们成为队友,甚至到现在,我一直都认为他很特别。他能够出现在这里参加全明星赛是有原因的。至于那个电话嘛,对我来说,更像是看到了他的成长。真正的男子汉才懂得他们自己是谁,从而能够认识他们所做错的事,敢于面对过去,并去道歉说:‘在那个时间点,我曾以为我准备好面对某件事情了,但我其实并没有准备好。’我真的不想对此讨论太多,因为这不是每个人的事情。我爱欧文,爱他的一切。”

最后这一句,呜呼,十足的“这一刻突然觉得好熟悉,像昨天今天同时在放映。我这句语气原来好像你,不就是我们爱过的证据。”所以真别介意,一开始我说到的杜兰特和欧文那种亲密的关系,要这么说,你怎么解释韦德和哈斯勒姆亲如一家的甜蜜?

所以说呀,正视男人之间的那些细腻的小情感,会让我们理解很多事,释怀很多事,放下很多事。其实这古往今来男人之间的细腻感情不胜枚举:喏,比如李白和杜甫这两位大诗人,在杜甫的一生中可查可考写给李白的诗就有十五首,两人第一次见面就一起去开封商丘等地游玩,还带着另外一位诗人高适。分手后杜甫单独去兖州再寻李白,还又一起游玩,还写下了《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其中有一句“醉眠秋空被,携手日同行。”白话文翻译一下儿:晚上俩人喝醉之后睡一个被窝儿,白天还手拉手出去玩儿……真是“面基路上手拉手,三观尽毁一道走。”杜甫在诗的最后说“不远论簪笏,悠悠沧海情”。我为了你连功名都不要了,时空穿越又算得了什么呢?

图片 4

又比如爱创造成语的苏东坡吧,得罪皇上让贬到海南儋州了,暂时寄住在伦江驿馆。新任军使张中到任一看,什么?我喜欢的苏东坡来了?还住这么一个破地儿?不行不行,于心不忍,就让人把驿馆整修一番,让苏轼得以安居。您琢磨,这皇上听说了能干嘛?一年之后,朝廷下令将苏轼一家逐出驿馆,只能在桄榔林中自建茅屋安身,张中又亲自前来帮着挖泥运土,完全不顾自己身为当地长官的身份。不过是萍水相逢,这得喜欢成什么样才能这么干?搁在那会儿,这种行为叫包庇,于是张中受到追究,被贬为雷州监司,就得离开这儋州了。苏轼对张中恋恋不舍,作诗为他送行。张中也对苏轼依依惜别。他四月就接到了调令,一直拖延到十一月才离开儋州。为了对方连皇上的命令都无所谓了,这是什么样的感情?

但该走还是必须得走不是?临行前张中又到苏轼家告别,主宾二人在灯光下相对而坐,直到天明。苏轼再次写诗送别,描绘眼前的情景说“悬知冬夜长,不恨晨光迟”——就知道啊,冬天黑夜的时间更长,阳光来得晚,因为你在,我更希望这黑夜的时间能长一点儿;“汝去莫相怜,我生本无依”——这就过分了,本身一堆人一块去的,非告诉人家张中:你走了之后啊,别惦记我了,我这孤苦伶仃老无所依的——说着说着奔怨妇的路数去了……

唉,这文化人之间难免有点儿不清不楚的东西,可这一类感情在历史上——我个人认为——最登峰造极的,就是曹操和关公了。

你听过雪村先生唱的《华容道》啊?歌曲很有个性,咱不论唱功和内容好坏,我认为是唱出了曹操和关公之间的感情真谛的。您说这感情是从演义论还是从史实论?我跟您说无论从史实还是演绎甚至很多可考的文艺表现形式,这两位的感情那都是相爱相杀相当的传奇,不论历史角色,只论私情,那是相当的可歌可泣。

曹操和关羽第一次相见是十八路诸侯讨董卓的时候:董卓家武将里的大boss吕布还没有杀出来,先派一个华雄,就把十八路诸侯的大将杀了个七零八落。大伙一筹莫展之际,关羽出来主动请缨。您各位想,关羽当时就是个小小马弓手,那个时候等级森严,门第观念很重呀,别人不说,世袭公侯大军阀袁术就要把关羽打出去,盟主袁绍也担心联盟派出一个马弓手去跟华雄交战,让人家笑话。这时候,曹操作为召集人先把袁术劝住,“公路息怒。此人既出大言,必有勇略;试教出马,如其不胜,责之未迟。”意思就是说:袁先生您先别生气,这位既然说了大话,肯定有他的能耐,先让他出马打一仗,打不赢再罚不迟。然后又劝袁绍:“此人仪表不俗,华雄安知他是弓手?”这话就偏主观了——弓手指的是级别,跟容貌有什么关系啊?什么人之间才拿容貌说事儿?对吧?

然后曹操还叫手下给关羽烫杯酒,这个体贴也才有了温酒斩华雄的段子——关公宰了华雄,把人头扔在帐前——各位注意,曹操没跟其他人打任何赌立任何军令状,这时候曹操的反应是什么?——书里写“曹操大喜”,喜从何来?哦,华雄被宰了就大喜?那按理说应该所有人都大喜啊,怎么不写跟关羽关系更好的刘备张飞,也不写嫌弃关羽的袁术袁绍的表情,单写曹操大喜呢?很简单,因为这一段描写是从曹操对关羽的感情出发。后来张飞因此惹恼袁术,曹操还帮着关羽他们说话,暗地里还给他们送去了风尚,逐渐感情真挚。

那么其实到这个时候,关羽对曹操的感情并没有体现出来。因为在曹操当上丞相之后,陪汉献帝去打猎有所斩获之际,群臣都来道喜,曹操挡在皇帝之前接受大家的祝贺,这是不合规矩的。书里写关羽很想策马上前宰了曹操,被刘备按住,并且在回去之后提醒关羽小不忍则乱大谋,也就是说这一段时光当中,曹操在关羽心里还是一个反面角色。而这一切在屯土山约三事,关公暂时归降曹操之后有了转机。

首先是衣带诏的机密泄露,曹操把反对他的人杀了个精光,刘备出逃回到徐州,曹操紧跟着攻打徐州时对自己的心腹谋士程昱和郭嘉说出来心底对关羽的感情——“吾素爱云长武艺人材,欲得之以为己用,不若令人说之使降。”一个“爱”字儿,不用再多说了。当然这个爱是喜爱,不是爱情,嗯。

即使后来约定的三件事里第三件是“一旦知道刘备消息,马上离开曹操去找刘备”,这点曹操一听不高兴了——“然则吾养云长何用?此事却难从。”那意思说到底你最后还是要找刘备,那我养你有什么用啊?这个事儿不能答应,听着就特别的“柠檬精”。那么这件事儿呢,张辽在其中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张辽以前是吕布的部下,曹操本来要杀他,是关羽给曹操下跪,求曹操饶一命,把张辽纳为了自己的武将。所以张辽在曹操和关羽之间周旋,非常懂得察言观色,切中两人心理的软肋,劝好操之后把关羽引到了曹操面前。

注意书里的描写,这之后曹操对关羽的感情完全是迷弟的心态——一见面先说“素慕云长忠义,今日幸得相见,足慰平生之望”;后来听说关羽在二位嫂夫人门口守望,坚决不进屋一步,曹操又“愈加敬服”;到后来听说关于远离自己所送来的财色,曹操那是“又叹服关公不已”——大哥,您这是没见过有气节的人吗?你杀的人里面有多少是有气节的?那些人您不叹服不敬服,到关公这几下您就敬服叹服啦?不是迷弟又是什么?

其实要说曹操送的东西,关公的也不是都没要,他要了三件东西,大家比较熟悉的是锦袍和战马——锦袍是裹在刘备送他的旧战袍之外,战马因为是赤兔马,能日行千里,找刘备方便——这两样他接受的理由都让曹操心里很不爽,但另有一样是用来套胡须的纱罩,也就是胡子套。大家见到的关羽的形象都是五尺长髯,汉献帝因此赐名美髯公,因为怕胡子长容易断,另外也碍事,特意找个纱罩给罩上,这心得多细呀?一般人要是不怀揣细腻的感情,绝想不了这么周全。

这么细腻的心思和呵护,搁谁都得心动,关羽也不例外,但他心里毕竟装着刘备,得到刘备的音讯,又帮曹操立了大功,杀了袁绍的大将颜良文丑,可以走啦。这时候曹操知道不妙避而不见,关公怎么着?写了封信——“羽少事皇叔,誓同生死;皇天后土,实闻斯言。前者下邳失守,所请三事,已蒙恩诺。今探知故主现在袁绍军中,回思昔日之盟,岂容违背?新恩虽厚,旧义难忘。兹特奉书告辞,伏惟照察。其有余恩未报,愿以俟之异日。”那意思啊,我跟刘备感情更好,现在已经找到他下落了,咱们当初约定的事该兑现了,我得找他去了,您对我也不错,这大恩大德呀,以后再报吧。

怎么就想起郑中基和张学友的一首老歌《左右为难》来了呢……

关羽离开曹操这前前后后,曹操一共说了三句重要的话,第一句是刚听说的时候——“不忘故主,来去明白,真丈夫也。汝等皆当效之”——还当迷弟呢;第二句是刚追上面对面的时候——“吾欲取信于天下,安肯有负前言。恐将军途中乏用,特具路资相送”——找个托词送点盘缠;第三句是真情流露——“云长天下义士,恨吾福薄,不得相留。锦袍一领,略表寸心。”——“福薄”……哎哟喂……

其实还不止这些,关公过五关斩六将算是生平事迹很重要的一件,曹操不但没怪罪,还一路绿灯放行,连派两个使者加上张辽本人,命令沿途不许拦阻关羽一行,搞的关羽也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吾非欲沿途杀人,奈事不得已也。曹公知之,必以我为负恩之人矣”——他不是不在乎曹操的感受,只是,唉,没办法呀!

这之后的戏分留给了关公,华容道报恩,书上说叫义释曹操,实际上感情都是相互的嘛,把这段书摘出来,大家体会一下,如果可以,听着雪村先生的歌,好好体会。

图片 5

操从其说,即纵马向前,欠身谓云长曰:“将军别来无恙!”云长亦欠身答曰:“关某奉军师将令,等候丞相多时。”操曰:“曹操兵败势危,到此无路,望将军以昔日之情为重。”云长曰:“昔日关某虽蒙丞相厚恩,然已斩颜良,诛文丑,解白马之围,以奉报矣。今日之事,岂敢以私废公?”操曰:“五关斩将之时,还能记否?大丈夫以信义为重。将军深明《春秋》,岂不知庾公之斯追子濯孺子之事乎?”云长是个义重如山之人,想起当日曹操许多恩义,与后来五关斩将之事,如何不动心?

谁都不是土塑泥胎,谁都有人性和感情,动心二字说得好,关羽没法不动心,因为曹操说的句句都戳到他心坎儿里。京韵大鼓《华容道》里有段唱词更赤裸裸地揭露了这两个人之间的细腻感情——

“曹操说,咱们饯行的话一概全都别表,难道说你把那过五关的事情你全都忘了。”呀,关公闻听头低下,腹内辗转好几遭。文凭路引雨后送伞,怎么人人都说他待某家的情不薄。罢罢罢,豁出性命不要了,不让曹操表功劳。”

怎么样各位,感受一下儿?有没有点儿詹姆斯和欧文的意思了……

两个人隔空感情的最后结局是孙权杀了关羽,还把人头送给了曹操。华容道一别再见面竟然是阴阳两隔,每次读三国演义看到这儿的时候都觉得替两个人心酸,好像有更多的话隐藏在这次会面的反应里——

操笑曰:“云长公别来无恙!”言未讫,只见关公口开目动,须发皆张,操惊倒。众官急救,良久方醒,顾谓众官曰:“关将军真天神也!”

曹操再算是奸雄,也不能看这个人头就乐出声来,也许在他的心里真的是悲痛至极吧。而关公的首级到底要跟曹操说些什么呢?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我这篇写得真够长的,看到这儿肯定得有人说你这不是胡说八道吗?就当看个乐儿吧。是吧?可在《三国志-关羽传》当中陈寿写道“曹公壮羽为人,而察其心神无久留之意”,就是说曹操特别喜欢关羽,但早就察觉出来他不肯久留;南朝的史学家裴松之对此特别有这么段注释:“臣松之以为曹公知羽不留而心嘉其志,去不遣追以成其义,自非有王霸之度,孰能至于此乎?斯实曹公之休美。”这意思呢,就是说曹操知道关羽留不住,但是很佩服他的志向关于离开了也不派人追成全他的大义,如果没有网王者的霸气谁能干到这个地步?这是曹操了不起的地方。

是啊,真正的情之所至,当然是最了不起的事儿了,这一点史学家之类的学究未必考虑那么细,我随便说个正根儿:大伙儿一赞颂桃园三结义刘关张的兄弟之情,总念叨那句“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史书上记载关公是公元160或162年出生,公元220年辞世;但他大哥刘备是公元223年去世,三弟张飞则是公元221年去世——别说同月同日了,年份都不相同,可话说回来了,谁和关公同年去世呢?还能有谁,和他一辈子相爱相杀的丞相曹操孟德呗。

(哎呀,我写过瘾了,也不知道您各位看过瘾没有,哈哈,图一好玩儿。大伙儿也都知道我崇拜关公崇拜的不要不要的,不过最近通过我对史实和演义里关公的做派研究,嘿,您还别说,好玩的在后头呢,他跟威少还真有点像,说话做事都透着那么硬核,有点儿意思,咱们回头再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